恩典之苑特刊 2019-01-20

申命記11:11-12:「你們要過去得為業的那地…
是耶和華你 神所眷顧的…
耶和華你 神的眼目時常看顧那地。」

下載完整版本 PDF 檔案

~~~~~~~~~~~~~~~~~~~~~~~~~~~~~~~~~~~~~~~~~~~~~~

親愛的弟兄姊妹:

在人生的歷程裏,我們往往遇到不少的風浪和挑戰,如果單靠一己之力,我們只會變得軟弱無力,甚至不堪一擊。感謝神的厚恩,靠著耶穌,我們能勝過一切的試煉——喪偶、迷失、患病、遇上車禍、面對兒女的成長路的抉擇……在新的一年,無論是教會事工的開拓或個人靈命的成長,讓我們更多依靠神,因爲我們能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

【恩典之苑】編輯小組

~~~~~~~~~~~~~~~~~~~~~~~~~~~~~~~~~~~~~~~~~~~~~~

靠著耶穌得勝

~~~~~~~~~~~~~~~~~~~~~~~~~~~~~~~~~~~~~~~~~~~~~~

恩主領我走過憂傷路

劉秀嫻傳道

轉眼靈輝回天家已經兩年半了!雖然眼淚還没有完全擦乾,隨時仍會情不自禁地掉下,我的心總是充滿感恩,因為主親自領我走過這段憂傷路——以祂慈愛的恩言陪伴我,以祂崇尚的召命引導我,又差遣天使給我各方面的支助!願意在此與大家分享我在喪偶哀傷整個旅程中,因經歴主無微的眷佑而感恩的秘訣!

首先,在哀傷過程中一個重要的大前提就是意識到神擁有一切。我並没有帶什麼到世上來(提前六7),就是連我的生命及一切所有的,包括與靈輝共渡四十五年多的幸福婚姻,都是神的賞賜。正如詩篇廿四1所宣告:地和其中所充滿的、世界和住在其間的,都屬耶和華。所以,也正如約伯所認定: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

然而,神造我們有理智,也有感情。當我們身邊所親愛的人離世時,免不了内心充滿矛盾與哀傷。在靈輝回天家的頭一年,我腦海中曾浮現過無數的問題,不由自主的眼淚也經常在主面前湧流,神就讓我想起多年前讀經的一個深刻領受:當拉撒路死後,他的姐妹馬大與馬利亞見到過了四天才到步的耶稣時,她們頭一句話都同樣帶着埋怨的口吻,說:主啊,你若早在這裡,我兄弟必不死。然而,她們二人接下來的表現却是迴然有别:馬大以理智與耶稣對話;馬利亞却只有流淚而再說不出一句話來!耶稣就以理智挑戰馬大,引導她更深認識主,以致最後馬大作出一個不平凡的信仰聲言:主啊,是的,我信你是基督,是神的兒子,就是那要臨到世上的(約十一27)。但耶稣看見馬利亞及她身邉的人哭,耶稣也就哭了(約十一33-35)!可見我們的恩主完全接納人在憂傷中的埋怨、理智,或感情的表現!因此,在我經歴喪偶憂傷的過程中,我要哭就盡情地哭,深深感到恩主在我身邉也陪着我哭;我有疑問就放膽的問,主也順着我的問題給我挑戰,讓我更深地認識祂!

主領我走過這段憂傷路而讓我還能感恩的另一秘訣,就是祂給我一個崇尚的召命——在靈命塑造的課題上裝備自己,向主所挚愛的北美華人教會,將我一生事奉最後的貢物献在祭壇上,因為多年前中華福音神學院的梁潔瓊院長曾邀請我教授這類課程。當時我總覺得自己未受裝備、不敢空槍上陣,但却體會靈命更新是使人作主門徒不可或缺的。因此,我從牧會正式退休後就立刻回到神學院進修這課程!當靈輝被診斷患上惡性腦瘤時,我曾考慮過退學,但在教授鼓勵下暫時停學。靈輝回天家後,我再求告神:您若使我能専注學習就繼續,不然就放棄。結果發現只有在學習時我才能専注,作其他的事反而不能!我就以此為神給我的印証;所以,雖然是個困難重重的過程,但在恩主引導下終於接近尾聲了!

除了這些理智、情感及事奉召命上的挑戰外,還有許多生活上的大小事務,其中有些是我一竅不通的,從前總是由靈輝處理,好讓我能安心事奉。感謝主!在這些的事上,恩主差派了多位天使在我身邊指導我、幚助我!例如有人幫助我報稅,又當我需要到神學院教學,到醫院作體檢,到機場或火車站出逺門帶領聚會,神總會及時為我安排交通。過去兩年來,身體上也出現過各種不良的狀况,但在神所預備各専業醫師的悉心照顧、正確診斷與徹底治療下,都漸漸復原,甚至在某些方面比以前更健康呢!

今年六月十七主日早上,正逢靈輝被主接回天家的兩周年。我帶着滿懷感恩的心情赴主日敬拜前的禱告會,没想到當我一踏進教會,就聽見大禮堂傳來讚美團隊練唱「阿爸父」之聲!我不禁掉下感恩的淚水,發自内心向主說:親愛天上的阿爸父!您照顧我,照顧得好好啊!◆

~~~~~~~~~~~~~~~~~~~~~~~~~~~~~~~~~~~~~~~~~~~~~~

人的期待?還是神的?

母堂青少年部牧師盧光道

一次又一次,我覺得自己的生命令人失望。

我的父母親從香港和台灣移民到美國,期望我能在學業和專業上取得成功。意料之内,他們送我到一所優秀的私立小學就讀。那裏每一個年級的人數都低於20個學生,有專科老師針對每一個學生撰寫每個季度的學習評量。我的部分常常出現的主題:雖然我聰明過人,但表現普通,並沒有表現出我的潛能。

當我申請初中時,我被期待在SSAT(私立初中入學考試)得到高分。但事與願違,很多頂尖的寄宿學校並沒有錄取我。還好,我仍得以進入一個第二級有名望的男校。這個學校的錄取率就幾乎等同於一個私立大學。很可惜,我在中學的學業表現,最後的結果和小學一樣;即使我很用功,但是總達不到我期待的結果。在每個學期和最終的成績單上,我常常得到C(甚至有過一個D)。

高中時為了提高我的GPA (學業評等),我「退出」私立學校系統,轉學進了全美前200名的公立高中。雖然我因此取得較好的成績,但我並沒有被哈佛、普林斯頓或是耶魯等名校錄取,甚至不能進入斯坦佛或是任何的長春藤盟校。

高中時代我一直在音樂中顯露天賦,我追隨一位畢業於全美前五大音樂學院的老師學鋼琴。儘管顯露出以音樂為事業的潛力,我並不享受它,雖然使父母失望,最後還是放棄了。

在大學時,我學習醫學預科,但是成績不理想。於是我轉到法律預科為主修。再一次我失望了,因為每一門原理課程我明顯落後。所以我以神學為雙主修,勤奮用功期待自己取得博士學位,然後成為一名教授。可是,最終我明白我不適合學術的工作和學習。

在所有失望,挫敗和挑戰的那段時間,我努力試圖去達成其他人對我的期望。後來我也試著去理解我自己對自己的期望大致是什麼。最後神教導我重要的是:既非其他人如何看待我,也不是我如何看待我自己。

在聖經中,使徒保羅遭受許多批評,在一個例子中,他寫信給弟兄姊妹們「我被你們論斷,或被別人論斷,我都以為極小的事;連我自己也不論斷自己。我雖不覺得自己有錯,卻也不能因此得以稱義;但判斷我的乃是主。」(哥林多前書4:3-4)他的意思是説,他不在意別人如何看待他,實際上也不在意如何看待自己!最重要的乃是神如何看待保羅他自己。

為了要尋求喜樂,目標和有意義的人生,我需要找到和信靠神賦予我的職務,並且回應祂的呼召來榮耀衪。這和旁人論斷我無關,甚至也和我評價自己無涉,最要緊的乃是要忠心地榮耀祂,並為衪而活。唯有神,衪才能判斷我。◆

^^^^^^^^^^^^^^^^^^^^^^^^^^^^^^^^^^^^^^^^^^^^^^^^^^^^^^^^^^^^^^^^^^^^^^^^

祢是我的杖我的竿

4S堂朱正中

2017年2月,我如常打完網球後,背部開始劇痛。之前發生這種情況休息幾天也就好了,但是這一次,隨著一天一天過去,我的疼痛加劇。

我開始用各種不同的方法治療:針灸、按摩、倒掛機械,妻子心平每天也用藥膏按摩等,卻都不見好轉。去看醫生,最後確診是椎間盤突出。醫生建議要麼動手術,或者打類固醇的藥。我不想動手術,就打了兩針類固醇,但一點沒有作用。隨著時日增加,疼痛從背部延伸到左邊的臀部,再到大腿,然後一直到腳指頭,已經到了不可忍受的地步。早上起床,需要妻子的協助,每天需要服用雙倍以上的止痛藥才能勉強地過生活。

原本正常的生活,突然間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從2017年4月到年底,我在外面承諾了許多的服事。我懷疑自己是否有能力到處旅行。5月份我原本計劃去中國以及台灣宣教,這成為我日夜禱告求神的重點,我希望神能醫治我,讓我仍然能夠順利成行,以免造成許多教會的困擾。許多的夜晚,我半夜痛得醒來,我跪在床前大聲地向神祈求得醫治,但是沒有任何轉好的跡象。直到我再一次讀到哥林多後書12章,描述保羅三次求神把他身上的刺挪去,但是神的回答是:「我的恩典夠你用,因為我的能力在你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我突然間理解我不要再求得醫治,得不得醫治是神的主權,但是我可以求神給我力量勝過疼痛。

還有一晚無法睡眠,我流淚讀經禱告,神讓我讀到詩篇40:2:「祂從禍坑裡,從淤泥中把我拉上來,使我的腳立在磐石上,使我的腳步穩當。」突然間我知道神在對我說話:祂會把我的腳放在磐石上,多麼地牢靠。不僅如此,祂還會讓我的腳步穩當。於是我知道神回答了我的禱告。5月份的中國、台灣之行,就是我的信心水深之行,我決定不取消宣教。靠著CVS買的拐杖,我踏上了旅程。在台灣和中國大陸一共有六天的培訓、三堂的主日信息,我都在神恩典中度過。雖然疼痛非常,但是這一路上神常藉聖經的話語不斷激勵我,讓我有勇氣在疼痛下,一步一步緩慢地行走。

回到美國後,疼痛繼續加劇,已經到了幾乎只能在地上爬行的地步。妻子與我每天同心一起流淚禱告,一直到了7月的一個週六,我在主恩團契作見證,我的見證不是神已經醫治了我的病的榮耀喜樂見證,而是這位奇妙的神如何在我有疾病疼痛時,與我同行的確據與經歷。我分享道:「我不知道神會不會醫治我,但是確認我所相信的神,祂藉這個經歷,讓我經歷祂陪伴我同行的真實與奇妙。」在我做見證的那一天,一位很久沒來我們中間的張弟兄,那天來了並聽到我的見證,他突然想起他的一位朋友,最近動了手術,被醫生醫治了。他給了我這位姐妹的聯繫號碼,我在週六夜晚立刻與她聯繫。她告訴我一位在Carlsbad的Dr. Peppers。我在週一一早就打電話到他的診所。他的護士告訴我需要兩個月等待時間。正在與護士談話時,突然護士要我等一下,因有電話進來。沒想到正好是有人打電話來取消預定動手術的日期,很自然地我就定了8月4號動手術(4天的等待)。

手術完後,我全身的疼痛立刻消失,我成了新造的人。休息了4個星期後,我再一次啟動10月的宣教旅程。直到如今,我繼續為神奔走服事他的路。詩篇103:1-5,是我每天朗誦的讚美感恩的詩。◆

^^^^^^^^^^^^^^^^^^^^^^^^^^^^^^^^^^^^^^^^^^^^^^^^^^^^^^^^^^^^^^^^^^^^^^^^

靠著耶穌得勝——一位宣教士母親的分享

採訪:丘玉瑋

問:可以稍微介紹一下P的事工嗎?

答:P主要的事工是透過幫助特殊兒童、殘障兒童,和他們的家人來分享主的愛,使特殊兒童及其家庭感受到愛與接納,同時不抛棄,不放棄他們的孩子。通過各種身心康復訓練,使孩子們的行動能力盡可能接近常人,讓他們看到自己生命的價值,藉著這些孩子和家人生活態度的改變影響周圍的人。

問:在P小的時候你對她有過什麼期望嗎?她的決定符合你的期望嗎?

答:P從小就很喜愛音樂,也喜愛不同的樂器,她對一些弱勢群體特別有愛心。回頭看到神對她奇妙的帶領使我驚訝,無論是學業,事奉或是工作,完全配合她以後工場的需要。不是父母可以期望得到的。

從她大學畢業,到唸神學,在主恩堂青少年事工做輔導,到以後找到的工作是幫助一些有唐氏症和腦癱的人找一些適合他們的工作來訓練他們,每一步都看到神的帶領。在這段時間神也同時感動P進入宣教工場,她先到內地的一個孤兒院教兩年音樂、英語,並輔導青少年。兩年中在孤兒院和他們建立的友情,到今天還在繼續。兩年合同滿後回聖地亞哥,繼續在腦癱的(cerebral palsy)成年人中工作。神也同時感動她開始成立一個非盈利的組織,預備回中國幫助一些殘障和特殊兒童。回頭看神對P的帶領是最好的,也使她最能用到神給她的恩賜。看到她年復一年很有喜樂的事奉,是超乎一個做父母的期望!

問:當她決定要去一個窮鄉僻壤開拓神的國度的時候,你心裡有沒有什麼樣的掙扎?

答:P在十三歲那年就開始有宣教的負擔,常常看戴德生牧師,George Mueller 的傳記,受到非常大的影響,也常提到長大後要做一個宣教士。開始我以爲是年輕人一時的熱忱,可能慢慢會過去,但她的呼召一直沒減退,反而越來越強烈。大學四年中去了幾次短宣。當2002年她告訴我她決定到孤兒院當音樂老師的時候,我深知道這是我遲早要面對的事。一方面我爲她高興找到她喜歡做的事,另一方面卻擔心她一人到一個陌生環境,言語不通,能適應嗎?當時我求問神給我印證讓我知道這是否祂的呼召。神就從各方面給我不同的印證,證實這是祂對P的呼召。我心就平靜下來,知道如果是神的呼召,祂必與P同在。

問:你當時第一個反應是什麼?記不記得你對她說了什麼話?當時的禱告可以跟我們分享嗎?

答:P一直知道有一天她會走宣教的道路,神也讓我慢慢體會到這是祂的呼召,但是她說一定要我和她爸爸先同意她才能放心去。當時我和P都深深知道爸爸是最難通過的一關。我記得當時我們一起同心禱告求神開路,軟化她爸爸的心。如果她爸爸同意她去的話,這是一個很大的印證。終於,神用一個很奇妙的辦法把她爸爸的攔阻挪去,同意讓她去。

問:身為一個母親,你會對女兒的決定擔憂嗎?可以具體的說說你如何靠著主耶穌得勝嗎?

答:因爲P從小就常常跟我分享她的「夢想」,我們都說她是一個“dreamer”。她的心路歷程我都很清楚,所以多年來我心中已預料到有一天她會離開我身邊。神也一直預備我的心,讓我慢慢學會放手。當然我也有擔憂的時刻,尤其是最初的一年。但是神的話語總是我最大的安慰和鼓勵;弟兄姐妹的禱告和支持,都是我們隨時的幫助和依靠。

問:看著她一路走來,你有沒有信心軟弱的時候?

答:2012 年是我最擔心的一年。P平常身體非常健康,很少生病。那年她卻病了差不多一年,傷風感冒不停。整天咳嗽,莫名其妙眼睛紅了幾個月。最後到大城市看醫生才發現她得了肺炎,並因爲高海拔較强的紫外綫,傷害到眼睛。做媽媽當然是擔憂,但靠著神的恩典,P終於完全康復!

我想我們在地上無論在哪個地方,都會面對考驗的日子。P在她事奉的地區已超過九年,中間是有一定的艱難和各樣的挑戰,但是神也給她很多歡樂的日子。嚐到主内弟兄姐妹的愛,有合一的心志成就神的旨意。最寶貴的是在困境中一同經歷主的信實,祂的應許,祂的同在。◆

^^^^^^^^^^^^^^^^^^^^^^^^^^^^^^^^^^^^^^^^^^^^^^^^^^^^^^^^^^^^^^^^^^^^^^^^

神同在——車禍見證

母堂靳秀清

非常感謝神給我主恩堂這個大家庭,大家為我獻上的禱告,還有許多弟兄姊妹來我家探望送湯送飯。我沒有辦法報答,求神紀念!

9月13號,很開心教會服事告了一個段落,讓我有時間可以到姊妹家分享,代禱,享受姊妹們之間愛的交流。代禱當中真是感覺到神強烈的同在和聖靈大能的工作。感受到神對他兒女的憐愛疼惜!更是感受到神話語的真實,每一次禱告都是給仇敵一個鐵鞭,在靈裡一個大大的得勝和信心的跨越!交流完後我非常開心地開車回家,就在我直行在大馬路上時,右手邊有一部很大的白色車子突然左轉, 向我右邊以極大的衝撞力撞上來,真的没想到他竟然會左轉!腦海裡第一個念頭也是我從來沒有過的:「仇敵來攻擊我了!」但是馬上又有了下一個念頭:「神保護我!」當時好像在空中轉了幾圈,如在好萊塢演電影一般,蠻恐怖的。但是我卻沒有害怕,覺得好像被包在一個大氣球裡面,接著神給我一個意念: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接近我!Nothing can touch me!

在發生車禍前一個星期的讀經日記裡面,神對我說的話在腦子裡已經響了一個禮拜:「神極大無限的慈愛和熱情保護看顧他的孩子。」這一句話又一直在我的心裡冒出來,所以心裡一點也不懼怕。終於我好像又撞到了別的車子然後在路邊樹前掉下來才停住,我心想旁邊的窗戶玻璃好像都碎了,可是沒有一樣東西掉到我的身上,但身體卻感到劇痛。後來救護人員過來不斷地跟我說話,我真有點生氣,難道看不見我這麼痛嗎?後來才知道因為這麼劇烈的碰撞之後,他們怕我會因腦震蕩昏迷。到了急診後他們也覺得奇怪,我沒有一點外傷,連瘀清都沒有!馬上照X光,CT scan。我斷了七根肋骨包括鎖骨,肺部受到極大的損傷,左肺縮成三分之一,流了很多的血。他們懷疑還有別的内臟器官受損,那才是更可怕的。感謝神其他的器官都沒有問題。醫生馬上給我動手術裝管子,用機器抽出血水,同時支撐我的肺呼吸。接著就把我送進加護病房ICU的Trauma重大創傷病床。

當時,開刀的醫生看到我的肺的情況就說,這個肺不可能像以前一樣了。我聽見了馬上禱告,取消這話,宣告神的醫治!我們最擔心的是肺需要動手術,沒有辦法自己呼吸。感謝神垂聽大家的禱告,第一次拔管沒有成功,第二次就成功了。神免了我的手術之苦。

雖然斷了七根骨頭很痛,確是蠻有喜樂的,在病房的時候護士問我:其他病人screaming and crying又哭又叫,你怎麼是這樣呢?我告訴他因為我的神。我再讀我的屬靈日記,思想神給我的應許——神同在!我開竅了,關鍵是神同在,我太無知,輕忽這寶貴的應許了。我求神赦免,讓神同在這個客觀事實更多成為我的主觀經歷。

神不只保護我,祂更是快速地醫治我,第四天我可以下床自己走路,第六天就出院了。雖然生活上有很多的不方便,從睡醒到晚上睡覺上床,我好像一個baby什麼都需要幫忙,有許多的限制和不方便,連拿一個電話對我來說都是很重的。但是這些不便反倒讓我們夫妻之間有很多互動的機會,甚至增加了很多趣味,比如說在坐車的時候,因為震動會讓我痛,所以我們家先生除了做司機,還做導遊。邊開車邊喊著要左轉右轉了,讓我心裡先有準備。真是特別感恩神為我預備的另外一半。更奇妙的是在這段時間之內我幾乎什麼也不能做,神好像給我一個大休息,每一天能做的,就是親近神,讀經禱告。反而靈裡很享受,很喜樂,很踴躍,很輕省。

p.s.節錄我的屬靈日記一部份!

314-9

仇敵非常的兇惡但是

神以極大無限的慈愛和熱情看顧保護祂的兒女

神絕對不會甘心坐視自己百姓受痛苦,自己的孩子被欺負,又閉眼不看邪惡之事的。

神與我同在

只需追求有神的同在

恢復的最高點是神住在我們當中永遠同在

————-

神的時間表安排的是最好的,出院後第一個禮拜剛好兒子可以回來,給我很多的幫助,甚至幫我們煮飯,更是給我很多的安慰,讓我一點都不感到痛苦。

感謝神!這次看起來好像是災禍,可是走到這裡覺得好像是個祝福並不是災難,我感覺到神好愛我!還有一位姊妹本來不信(她是看到我的車子完全被毀在車禍現場的人),現在因為我的事,她真的看到神大能的手在保守我,所以她現在很信了,相信神真的保守祂的孩子。醫生更是說我非常的幸運!

一個月後醫生宣告我的肺恢復得很好,可以去泡熱水好讓血液循環更好,減少疼痛。我就到SPA泡熱水,恰巧遇到一群中國人,他們本來在熱烈地討論美國政治,我跟他們談起我的見證,他們大為驚訝神的保護和我復原的神速。聽我說完連連稱是神的奇蹟,還問我怎麼聽見神的聲音呢?不信主的朋友到我家裡來,也看見神跡,我為他們祝福禱告就更有信心了。現在真知道禱告Shake仇敵的國度,他們是非常害怕的。

這次的車禍真的讓我經歷神同在的大能!榮耀歸給神!◆

================================

最新動態及跟進

我們的顧問一直在努力根據縣政府的要求,為縣主管公聽會(County Supervisor Public Hearing) 準備所有相應的文件。如果一切順利,我們預計公聽會將會在3月底舉行。目前仍然有許多的工作,未來幾個月,對建堂委員會和顧問團來說將非常繁忙。

請繼續為準備工作祈禱,希望給縣主管的報告能準時完成,並在3月舉行公聽會。